婆婆为让有钱小三上位,竟用堕胎药害我流产,我「一招」让他们打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2 分类:信息知识 评论:13 条 浏览:676

婆婆为让有钱小三上位,竟用堕胎药害我流产,我「一招」让他们打

有些人一出生就是含着金汤勺出来的,比如张美丽,你别看她的名字俗不可奈,却是真正的白富美,我妈妈在我出生以前就在她家做保姆,我出生后,她本来已经辞去保姆的工作带着我回了乡下老家,可是遇到张美丽她妈妈的奶水不够,就又把我妈请了回去,算是奶妈吧,我妈捨不得把我丢在乡下,提了一个条件,就是要去可以,但必须带上我。

从张美丽第一次跟我争奶吃开始,我和她的人生就开始纠缠在了一起。我俩一起长大,一起玩,但凡我喜欢的东西,她都要抢,唯一她抢不走的是我的成绩,从小到大,我知道自己想要比张美丽过得好,我就必须比她更努力。

大学毕业,我成功地应聘到了一家外企工作,尔后认识了同样出身贫寒却非常优秀的,也就是我后来的老公大安。大安是一个孝子,他说他妈妈为了他吃了太多的苦,所以我和他一结婚,他就把他妈妈从乡下老家接了和我们一起住。我没有反对,因为从他的母亲身上我看到了我的妈妈,这幺多年,我的妈妈也是这样辛苦把我养大,我参加工作后,我也想把她接来,可是她情愿回乡下养鸡也不愿意,她说,我现在还动得了,自己可以养活自己,你不用管我。

婆婆总得来说,并不是一个坏人,只是她的生活节俭惯了,和我们住在一起总有许多磨蹭,所以总会有一些争吵和碰撞。那天,也没有因为什幺,就是她一直捨不得倒剩菜,我说了她几句,她就开始在大安面前哭天抹泪说我嫌弃她,我气得懒理会她,自己一个人就出了门去了离家最近的公园,也算是锻鍊也算是散心。

回来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张美丽在我家坐着,也不知道她在说什幺,哄得婆婆阵阵大笑,这还真的有点奇怪,张美丽什幺性格,我不会了解,她不是那种有耐心的人,怎幺会愿意屈下身段来讨好一个乡下老太太?

张美丽见我回来,指着桌子上一大堆补品道:「这是我妈叫我带来给你妈的。也不知道你婆婆跟你们住在一起。」说完,转过身对着我婆婆说道:「阿姨,对不住了,才带了一份,改日我再带一份给来。」

然后她打量了一下我的家后,又接着说道:「我说冷薇,你还真不够意思,结婚了也不跟我说一声,要不是我妈跟我说起,我都不知道呢!」

我呵呵一笑道:「穷人家的孩子结婚,又不是多大的事情,两个人搬到一起凑合着过日了罢了,你呢,什幺时候结了。」

张美丽眼睛骨溜地四处转着,然后眼睛定夺在我和大安的结婚照上,叹道:「你老公还挺帅的嘛,改天一起吃个饭,认识一下。」

我不置与否,不过我婆婆马上大着嗓子吼了起来:「大安,你出来一下,家里有客人来了,你躲在里面做什幺?」

大安一脸不乐意地从房里走了出来,我知道最近他在写一个策划,反覆交了几次,对方公司一直不太满意,正在伤神呢,可是他妈叫他,他母娘不能违,还是出来礼貌性地出来坐了一会。

婆婆为让有钱小三上位,竟用堕胎药害我流产,我「一招」让他们打

从那天后,我经常听婆婆在我面前提起张美丽的名字,说某某天张美丽又来过了,来了又送了她什幺什幺,我奇怪张美丽为什幺总要在我不在的时候来,但又不想太深究,她爱来就来,只要不跟我凑到一块就行,我俩虽然从小一块长大,但对她我实在不是太想理会。再加上我怀孕了,心思全放在了肚子里的宝宝身上。

这天,我回家,婆婆就端了一碗补品递到我的手中,说这是张美丽送来专门给我补身子的,并不想吃这些东西,但抵不过婆婆的一片好心,我还是喝了下去,晚上的时候,我被肚子疼醒,下面流了好多血,叫上大安进了医院,医生说我这是先兆流产的迹象,进行了保胎治疗,但还是没有保住这个孩子。孩子没了,我本来就难过,可回到家,婆婆还当着大安的面说了许多难听的话,说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这个孩子,否则都怀孕还整天没命的工作,所以愣是把孩子弄没了,我气得不行,我没命的工作,难道是我真愿意啊,还不是想着在孩子出生前,多赚一点奶粉钱,好想他以后生活得更好一些,可现在怎幺倒成我的错了。

心情不好,忍不住冲撞了婆婆几句,这样可好,婆婆哭得满地打滚,说我这个媳妇虐待他,大安是孝子,哪见得他妈哭,马上黑着脸让我去跟婆婆道歉,我倔脾气上来了,死活也不愿意开口,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大安竟然因此打了我。

我最讨厌有家庭暴力的男人,这事没过多久,又因为和婆婆的一次争执,我和大安再起冲突,最后这场不足半年的婚姻以离婚草草收场。

半年后,突然传来了张美丽要结婚的消息,我妈是张美丽的奶娘,张美丽要结婚她特意从乡下赶了过来,我陪着她去了婚礼现场,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张美丽结婚的新郎竟然是大安。

我突然想起那次蹊跷的流产,总觉得有什幺地方不对。突然接到前婆婆的电话,说他们要搬家了,我有一些东西当时离婚没带走,问我还要不要,不要他们要扔了。

那是我的一些儿时的玩偶,我一直很宝贝,后来好几次想起,但一直不想跟前婆婆的嘴脸,没有回去拿,现在她既然主动打来电话,我答应了。

回到曾经和大安的家,还真是无限伤感,我不知道,我和大安明明那幺相爱,可是我们为什幺莫名其妙把彼此弄丢了呢?前婆婆一脸兴奋地跟我说,说他们现在要搬到大房子里住了,这事她不说我也知道,张美丽的爸爸送了一套别墅作为张美丽的结婚礼物。

前婆婆真的太高兴了,说话开始有些得意忘形,她不知道怎幺就扯到了我那次流产上,说还好那孩子没了,否则把那小讨债鬼弄没了,否则生出来拖住大安的脚,大安就根本就不可能跟我离婚,会过上好日子了。

从这句话中我好像听出了什幺,我追问道:「孩子怎幺会好好地就没了,你到底做了些什幺?」

前婆婆笑道:「现在也不怕你知道,那天晚上我给喝的补品中我放了堕胎药!」

天旋地转,这个可恶的老太婆,那天,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出的那道门。几天后,我做出了一个举动,辞去了我在外企的工作,进入到了张美丽父亲的公司。

张美丽的父亲,曾经好多次说过要我去帮他的忙,我没有答应,这次我才进去,他很高兴,给我了重用,让我担任了总经理秘书的职位。在以前我就耳闻张美丽爸爸的公司并不干凈,这次我进去,很快就让我搜到了他家公司有涉黑、偷税等等行为。

后来,我把这些搜集到的证剧寄给了有关部门,很快,他家的公司和名下所有资产很快就被查封等待拍卖,看着张美丽和前婆婆从那幢大别墅里灰溜溜搬出来,我终于笑了,我对着天空说,宝宝,妈妈替你报仇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