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婆伺候我月子抠门得要死,5个月女儿体检医生的话让我彻底怒了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02 分类:资讯人像 评论:64 条 浏览:823

婆婆伺候我月子抠门得要死,5个月女儿体检医生的话让我彻底怒了

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指 | 禁止转载

原标题:产后婆婆症

女儿刚生下来的时候,我还在麻药的药效下昏迷着。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看见老公抱着襁褓里的小不点儿爱不释手。

怀孕的时候,我就知道怀的是女儿。小东西呆在肚子里很安静,只有在晚上我快睡着的时候踢我两脚,埋怨我一天没有跟她讲话。

我虽然不重男轻女,但是想第一胎生个儿子。

老公是他们家的独子,我想先生个儿子,让婆婆安心。

还没有怀孕的时候,我老公就想要个女儿。每次晚上跟他看到广告里的小女孩的时候,他就跟打鸡血了一样,盯着五六岁的小女孩,还拍着我的大腿。

「媳妇儿,你看看人家的女儿,长的怎幺跟洋娃娃一样。你看,这幺大的小孩子还烫髮,还挺俊。」

晚上我俩躺在床上閑聊天的时候,他说的最多的就是,等他有了女儿之后,给她买什幺样的衣服,梳什幺样子的头髮。

自从我婆婆用不知道从哪里淘弄来的书,给我算了算怀的是男是女之后,我婆婆的脸色就暗了下来。整个家只有我老公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。

生完女儿之后,婆婆狠了狠心从老家搬到了我家,从此以后一日三餐照顾我和孩子。

结果她来的第一天,我整个人就傻了。

我生孩子之前囤的尿不湿,婆婆坚决不让用。从一个蓝格格子布袋子里掏出来一沓棉布尿布,说是孩子的姥姥娘(这里指作者婆婆的母亲)带着老花镜一块一块剪的。超市里卖的尿不湿,婆婆嫌太贵,不让用也不让买。

结果洗完的尿布,跟没洗一样。最后还是医院里扫地的阿姨告诉我婆婆,洗尿布要用热水,用凉水洗不干凈。

原来我婆婆根本就没带过孩子,每天十几个电话打给她妈,问这问那。

「妈,这孩子怎幺老哭啊,我抱她哄了好久。」

「妈,炒菜能不能放盐啊,能不能放别的调料啊?」我记得,当初我坐月子的时候吃的饭好像都是没滋没味的。

「妈,炖骨头汤要炖多久才行啊?」

如果不是我妈在家照顾我奶奶,我也不会躺在床上当我婆婆的试验品,最后试出病来了。

坐月子吃的菜都是清一水的炒土豆丝,炒胡萝蔔丝。

关键还是没炒熟的菜,我拉了一个月的肚子。

一开始炖的骨头汤,还是带肉的骨头。到后来,我喝完汤以后,拿着勺子在砂锅里找了找肉,勺子里都是一块一块碎骨头。

每次老公回家,我都憋着一肚子气要爆发。

但是看着老公吃着我剩下的半生不熟的菜,一句埋怨的话也没有,若无其事地吃着津津有味。我终于明白结婚的时候老公跟我说的那句话。

「媳妇儿,你给我做啥饭我都不嫌弃。你就是给我端上两个馒头,一盘鹹菜,我吃着都香。」

我看着老公一副傻傻的样子,还以为他这幺说是为了讨我开心。

看着桌子上清汤寡水的菜,我觉得我老公娶我是莫大的幸福。

最起码,我炒的菜是熟的。

能下床了以后,我就开始观察我婆婆是怎幺炒菜的。

一个半大的土豆,切完以后放在盘子里,半个盘子都占不满。

打开煤气以后,一直开着小火,倒在锅里的油也是能少就少。

把菜放在锅里以后,用铲子炒了几下以后,火急火燎地把菜盛出来。

我忍了好几次,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我走进厨房,看着婆婆开着仅能热油的小火,装作好奇地问婆婆:「妈,您开这幺小的火干嘛?您看。」

说着,我就把火开到最大。

「开大火,这油不是热得快吗?」

婆婆转身一看,好像家里进贼了一样,放下手里切菜的菜刀,一只手把我撇到一边。赶忙把火调到最小,保证火不灭就行。

「使不得,使不得,你把火调到那幺大,这得浪费多少煤气啊!」

没能让婆婆开大点火把菜炒熟就算了,我还接受了好一通教育。

每天晚上的晚饭,我跟老公坐在饭桌上,看着保持着「青涩」模样的菜直挺挺地躺在盘子里。

两个人一对视,一脸苦笑。

趁婆婆不在的时候,我就把盘子里最底下的菜翻上来,夹给老公吃。

「老公,你吃这最底下的菜,估计有上面菜的热气,还能多熟一点。」

「你吃你吃,我吃什幺都行。」

晚上,趁我婆婆睡下了。我老公就偷偷地给我简简单单地炒个带肉的菜,他愧疚地喂我吃完。

「媳妇儿,我妈她不会做饭。她不是故意欺负你,她就是爱省,你别生气,我让你受委屈了。」

看着我老公上了一天班了,还要等到晚上十点多给我做饭。笨手笨脚的还不知道该怎幺做,看着手机上的食谱,边嘟囔着步骤边做,我心里一点怨气都没有了。

后来我知道了,我老公说得对,婆婆就是爱省。

那天婆婆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,像捡了宝一样,一个劲地笑。

还真是让她捡到宝了。

我碰都不想碰婆婆给女儿买的肚兜。

我捏着肚兜的一角,拿到鼻子旁闻了闻,差点被一股浓烈的机油味呛得反胃。

问了半天,原来是婆婆去买肚兜的店,结果看到缝纫机上的一块『好布』。讲了半天价,十块钱买下来,满心欢喜回家了。

「妈,这是人家用来擦缝纫机上的机油的抹布啊!你还给人家钱,送给我我都不要。」

我拿着那块抹布,正想起身扔掉,却一把被婆婆抢了过来,拿到卫生间洗了起来。

看着婆婆洗的时候那副满足的表情,我竟然有些捨不得破坏这种愉悦的气氛。

最后我还是妥协了,给女儿在衣服外面套上了婆婆洗的肚兜。上面的油渍东一块西一块的,别说,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。

渐渐地,我也开始理解婆婆的所作所为。

她并不是我想的那样,因为重男轻女就不好好给我做饭,去菜市场买些碎骨头,烂菜叶子,故意刁难我。

她对自己也是这样的省。

有次我给她热菜,是她中午剩下的西红柿炒鸡蛋。

结果我把菜端起来一看,连鸡蛋的影子都没有,转身一看垃圾篓,里面也没有鸡蛋壳。

哎,西红柿炒鸡蛋捨不得放鸡蛋。

我把菜倒进锅里的时候,这个时候才发现,西红柿还是成块的,一点都没炒熟,还是刚切出来的样子。

我一个人在厨房,笑也不是,哭也不是。

可能,她就是爱省吧!但是,做什幺事情都是有底线的。

再省钱,也没有人会在生病的时候攒着钱不治病。

再省钱,也不能因为攒钱弄出病来。

女儿五个月的时候,我和婆婆带她去做了一次体检。

回来的时候,我哭了一路,很放肆。

我始终忘不了大夫看着我的那副深情,有些无奈,有些可怜。

「你这孩子,是不是吃不饱啊!怎幺一个月才长了一斤,按标準来的话,这幺大的孩子都是一个月最少长两到三斤的。」

我觉得我亏欠女儿,亏欠的太多了。整整一个月她都在哭闹,每天晚上刚刚睡着的时候,哪怕是一点声响,都会把她惊醒。我还以为是她生下来胆子就很小,原来是每天都吃不饱。

「你是大人,你吃不好,小孩子怎幺会吃好。拉了一个月的肚子,你这样得给孩子加奶粉了,否则她饿着肚子怎幺睡觉。」

回去的路上,我买了四个猪蹄。付钱的时候,婆婆撇着嘴小声地嘟囔了一句。

「你还真是狠得下心啊,一次买四个猪蹄!」

我抱着孩子,拿着猪蹄,气沖沖地走回了家。

「妈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,大人省钱是干嘛的呀?那不就是留下来给孩子花的嘛!再怎幺省钱,也不能折腾孩子啊!」

我趁婆婆不在,一个人坐在床上给我妈打电话,抱怨着婆婆省钱的每一件奇葩的事情。

原本想的是,我妈听了我的这些悲惨遭遇之后,会义愤填膺地跑过来给我争理。

没想到,在电话一端传来的却是一阵一阵的笑声。

「妈,你知道她有次一脸震惊地跟我说,『小王啊,你知道你二叔家的新媳妇不,我听说啊,她一顿饭竟然可以吃得下两个烧饼啊!』然后问我,『你吃得下两个烧饼不?』我幸好说吃不下,要不然,我都害怕她让她儿子休了我。」

「妈,你说,正常人谁饿了吃不下两个烧饼。还有啊,我都怀疑马岩不是她亲生的。有一天中午我做饭的时候她跟我说,『幸亏小岩午饭在公司吃,要是回来吃,得浪费多少粮食啊。』」

我如数家珍地把婆婆的经典语录通通地给我妈说了一遍,目的就是想让我妈跟我婆婆说一说,过日子,不能这幺省。

「行了行了,你别说了,我跟你爸听的笑得肚子都疼了。其实你也知道,你婆婆人不坏,就是爱省。妈知道,你心疼孩子,奶粉妈给你买,我明天给你送过去,你也别傻了吧唧地说原价,就说三四十买的就行。」

我还想跟我妈说,能不能请保姆照顾奶奶,让我妈来照顾我。结果却被我爸拦了过去。

「女儿啊,小马呢,对你很好,这个我们都是看得到的。她妈妈呢,说白了就是抠。但是你想过没有,你把你妈妈请过去了,她会不会回老家呢?如果她回去了,你让她村里人怎幺看她呢?起码也要等到孩子一岁了,等到她想走的时候,你顺着她的心意,送她走就是了。」

「可是爸,那孩子怎幺办,你们就可怜可怜孩子吗?」我满腹委屈地问道。

「宝贝啊,孩子要吃饱。你不能说,你让小马说,小马不心疼孩子吗?你一哭,小马不难受?饭现在不是你做吗,孩子的奶粉米粉什幺的,我偷偷给你送过去,省的你婆婆看到你花钱买心疼,这样不是挺好的吗?」

「女儿啊,你也要理解你婆婆。我们这个年代的人,都是挨过饿的,所以,我们不像你们一样,花钱大手大脚的,炒菜炖汤也没个数,剩菜懒得热就都掉了。况且,你婆婆是庄稼人,更知道节省,说不定,她在闹饥荒的时候比我们这些在城市里的人更惨。我们有粮票啊,油票啊,起码不会吃树皮什幺的,多理解,少抱怨。」

虽然不能释怀,但是我也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了一点点慰藉。

也许吧,也许别人经历过的我们不能感同身受,但是,毕竟婆婆也是出于给我们省钱的好心。

放下电话后,过了一会婆婆就提着几条小鱼回来了。

「妈,孩子还在吃奶,我不能吃炸小鱼这幺油腻的东西。」

「妈知道,这是用来给你炖汤的,给你和孩子补补,你上次喝妈炖的这鱼汤觉得好喝不?」

怪不得上次我没看到鱼肉呢,这幺小的鱼,能用来炖汤。

哎,我也是哭笑不得了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