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独家】许圣杰建筑业仲裁法助解困 货单注明“采购”利追账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13 分类:关注问题 评论:26 条 浏览:392

【独家】许圣杰建筑业仲裁法助解困 货单注明“采购”利追账 大马五金机械建材联合总商会理事接受本报专访。左起林权兴、罗夫、许圣杰、曾年樑及王天景。

被发展商或承包商“压债”,找不到破解之道?

大马五金机械建材联合总商会总会长许圣杰说,2012年建筑业付款与仲裁法令(CIPAA)是一个“破解”恶性压债手段的法令,不过他提醒同业,有关订货单或提货单上必须注明哪个工程项目的“采购”活动,而非个人或公司的“贸易”行为,否则在CIPAA下属失效。


许圣杰说:“若得以证明欠款的承包商是因发展商‘压债’在先,供应商可跨越承包商,而直接向发展商索款。”

他是在该会顾问拿督林权兴、执行会务顾问罗夫、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曾年樑、总秘书曾茂旺及总财政王天景陪同下接受《》专访时这幺说。

2016年被带上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的争议多达522宗,其中443宗与CIPAA有关,牵涉款项15亿3797万9679令吉80仙。

上述案件中,中期付款及最终结算为最常见的索偿;全马13州都面对建筑业索偿争议,雪州以145宗创下最高纪录,随后联邦直辖区102宗。

大马五金机械建材联合总商会建议会员及业者,若遭遇一些赊账后久久不还钱的发展商或承包商,可通过法律途径追讨款项,CIPAA便是专为建筑业以此而设的法令。


赢官司未必追得回欠款

许圣杰指出,很多时候尽管打赢官司,口袋空空的欠款人仍无力偿还,但只要有1%可追讨回款项的机会都得尝试,因为并非每名欠款人都真穷,有者纯粹信誉有问题而拖延账期。

“当经济放缓及市道欠佳之际,偶尔会收不到账,但业者也需要养家糊口,不可能白做亏本生意。”

早前世界不动产联盟槟城分会主席拿督许祥人指出,CIPAA是“先支付后争论”的法律,让供应商或承包商在3至5个月内成功向欠款方追讨款项。

“尽管CIPAA可协助追回款项,但仅限于商业合约,包括必须拥有书面合约、证明承包商已完成工程,及与政府工程合约,住家装修等工程皆不在法令权限下。”

CIPAA委“裁判人”讨债

CIPAA是于2014年4月生效,索款人在无需上庭打官司(约18个月)及仲裁方式(2至3年)的耗时耗费下,通过委任“裁判人”,依法向雇主(答辩人)追讨付款,成功案例令人刮目相看。

此外,我国是继英国、澳洲、纽西兰及新加坡后,第5个实施这项法令的国家。

另外,吉隆坡区域仲裁中心推出的建筑合约标准格式免收费,实体资讯派发完毕后,各界人士可到www.sfc.klrca.org下载。该中心推出4套建筑合约标准格式即工程数量主要合约、无工程数量主要合约、标准分包合约及小工程合约。

这项政府于2012年在宪报上颁布的法令,旨在解决我国建筑工程业长期以来面对拖欠付款及债务的问题,改善工程项目的付款程序,通过裁决及快速仲裁方式解决建筑业的纠纷,使我国建筑业更为公正、公平及廉正,同时也对建筑业资金流动,起着正面影响。

【独家】许圣杰建筑业仲裁法助解困 货单注明“采购”利追账 建材资本在整体屋价仅占30%。

建材成本仅占30%  

令吉升不会拉低屋价

尽管令吉兑美元走强,估计这3个月内飙升6.3%,但大马五金机械建材联合总商会认为,这不代表屋价会同步下降6.3%,因为建材资本在整体屋价仅占30%。

许圣杰指出,汇率不是影响屋价的直接因素,有价无市才是导致屋价下滑的主因,目前各发展商纷纷削价抛售房屋,降幅胥视个别发展商及项目地点而定。

“马币‘蒸蒸日上’多多少少会影响屋价,但市道好坏及供需情况才是直接影响屋价的因素。”

不过,他否认目前屋价下滑是市道欠佳所致,反之是银行立下严苛的贷款条件,导致兴致勃勃的购屋者被泼冷水,才造成房屋滞销。

随着国家经济回稳,他促请银行界放宽发放贷款的条例,以营造国家经济、建筑业及购屋者三赢局面,欣欣向荣。

“我国每年钢铁需求量超过1000万吨,而国产钢铁仅占逾400万吨,其余依赖进口自外国特别是中国,以满足我国建筑及制造业需求。

“既然超过半数的钢铁来自进口,令吉日益趋稳自然对我国平民百姓及进口商有利,因为可以更便宜价格购买同样的商品,业者便会趁机采购一些提升设备及器材,反之马币转弱将导致许多厂商及建筑商放缓生产。”

他也希望政府表现愈发精进,因而吸引更多外资流入,进而让马币再接再厉,维持在3字头乃至更高的水平。

再促政府废钢铁税

尽管政府延长保护措施已成定局,但大马五金机械建材联合总商会再度要求政府废除钢铁保护关税。

为了保护本地业者,政府2016年9月宣布,分别从当月26及27日向进口热轧混凝土钢筋条征收13.42%,而盘条(SWR)与螺纹钢筋卷(DBIC)则征收13.9%的保护关税。

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分别从去年4月14及15日起,向进口热轧混凝土钢筋条、盘条与螺纹钢筋卷征收保护关税,主要是因为两项产品的进口增加,严重打击本地领域。

许圣杰指出,目前政府仅公布至2020年的保护关税率,尚未知在那之后的情况,及阐明何年何月才会逐步将税率减至零。

“我们曾提呈数次建议书予贸工部,要求检讨及废除钢铁保护关税。

“不过,由于贸工部每次与业者开会,必定邀请立场不一的上游、中游及下游业者‘齐聚一堂’,因此难以谈妥保护关税废除建议,零税率遥遥无期。”

【独家】许圣杰建筑业仲裁法助解困 货单注明“采购”利追账

赞成停建商场豪宅  

宁可少赚也不要倒

宁可少赚,也不要倒。

许圣杰坦言,对于政府早前宣布冻结批准兴建购物广场、办公楼、服务式公寓及100万令吉以上豪华公寓一举表示欢迎,因为业者宁愿少赚,也不愿因小失大,因被欠款周转不灵而倒闭。

“因此,本会每任会长才苦口婆心、三番四次的提醒会员,放账方面务必格外谨慎,不宜给予太长的账期,同时做好信贷控制管理,但人心不足蛇吞象,当中免不了会有不听老人言的贪财之人。

“他们在获得献议一宗大生意时,或会失去理智的接受,但殊不知那才是噩梦的开始,对方久久未摊还赊账款项;因此生意成败不是看数目大小,更重要的是双方信誉。”

尽管业者销量因此而减少,但是他仍认为,这是政府非常好的政策,因为目前的确出现产业过剩的现象,若政府不干预,发展商越建越多,滞销之际将直接影响五金机械建材业者,即发展商及承包商无力偿还赊账款项。

“因此,政府限制产业兴建,对五金机械建材业者利多于弊。”

不过,他坦言,目前已有数家建材公司因政府上述举措而面临萎缩,甚至倒闭。

“坦白说,许多面临财务困境的业者公司都不敢宣称本身已陷困,因为这会引来许多‘债主’向之追讨欠款及在伤口撒盐,落井下石,包括银行。”

独家:郭维婷

独家报道:郭维婷

相关推荐